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5:53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陈昆杰早23天登船的王帅,正筹划着跟女朋友结婚。上船前,王帅跟女朋友保证,最少6个月、最多9个月就回大连结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昆杰站在甲板上,看着眼前的城市,甚是向往。他深吸一口气,“闻一下城市飘过来的味道都是好的。”陈昆杰说,“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,就好像回到人间,却只能站在边上看一看,却进不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正常行程,卡萨号将在海上航行9个月后返回钦州。船上来自大连、开封等地的部分船员,将在这里下船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消息的日子是一种煎熬。驶离几内亚10天后,他们仍没有等到确定下船休假的通知。长时间在海上漂着,他们总感觉身体软绵绵,立不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索性独自一人跑到甲板上看星星。他觉得,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亮的星星。他拍了照,发给女朋友。过一会,他才发现手机没信号。他稀罕海上看到的一切,看到赤道海平面,一点浪都没有,跟镜子似的,他兴奋地给女朋友发短信,“船行到赤道了,海面特别平,看看,漂不漂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的检查跟以往不一样。陈昆杰等船员被安排站在甲板护栏边上,边防工作人员站在码头上,中间隔着5、6米进行检查,十来分钟就结束了。他们依然无法登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帅不敢把确定的消息告诉女朋友,他最担心,疫情会把他的“终身大事整完了”。婚期一拖再拖。尽管女朋友很理解他“在船上没有自由”,但王帅心里总不是滋味。“晃一次好说,晃二次就不好交代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抱怨之后,他们又自我安慰,“就听从国家的安排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昆杰明白,疫情这么严重,换他们班的船员能不能顺利到达码头,当地政府是否放行等等,任何一个环节卡住,他们回家之旅就会被堵住。他怕妻子过多失望,便开始给她做一些“可能不能回家”的心理铺垫。“提前慢慢说,心里落差就不会那么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,全国首例因“冷冻卵子”引发的一般人权纠纷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,引发广泛关注,此案缘起于医院拒绝为31岁单身的徐女士提供“冻卵”服务。原告徐女士表示,有人认为单身生育会造成很多社会问题和道德问题,但她认为,有没有权利养育孩子,应该由女性自己来衡量、评估和决定。